• 首页> 财经 > 贾康:房地产税势在必行 首先会从一线城市开征
  • 贾康:房地产税势在必行 首先会从一线城市开征

  • 发布日期:2019-11-29 15:10:26 信息来源:互联网
  •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历了几轮财税体制改革。作为证人,我认为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突破是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此次改革后,无论规模、隶属关系、行政级别或经济性质,所有企业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依法纳税后可分配的部分由企业根据产权规范和政策环境独立分配,真正标志着企业公平竞争的起点。”作为一个出生在新中国成立后“十五”时期的少年,一个既经历了下乡又经历了军队和工厂训练的知识分子,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康佳非常感激高考复试带来的改变命运的机会,更深切地意识到公平的可贵和困难。

    康佳近日接受《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1994年分税制改革在分税制和规范实施中央到地方转移支付的框架下,形成了阳光稳定的财政分配体系,为国家的长期稳定服务。然而,康佳认为,1994年以后分税制的实施还不够彻底,分税制还没有真正进入省级以下的国家。因此,出现了一系列新问题,如土地融资问题和隐性债务。他强调,在“改革的深水区”,要大力深化分税制改革,建立地方税制,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推进直接税改革,要牢牢把握房产税和个人所得税改革。

    “致富”后的改革更加困难。

    中国的发展正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会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总的来说,中国人民已经变得富有了。现在矛盾的焦点是如何促进共同繁荣。由于收入分配中存在各种不公平现象,要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必须更好地体现优化分配和再分配的制度和机制,让全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财税体制改革是深化改革的一块硬骨头。康佳说。

    改革开放以来,税收作为政府增加收入的法律手段和经济杠杆式的政策调整工具,在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发展中受到高度重视。税制建设从改革开放两个角度积极部署,相互配合推进。

    "但同时也伴随着社会纠葛和对收入差距扩大和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焦虑."康佳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财税改革和配套改革正在努力建立一个有利于收入分配“升低、扩中、限高”的基本制度和长期调整机制。“这种改革反映在社会保障制度中。例如,除了第一支柱之外,第二和第三支柱应该为老年人发展。在税制改革方面,我们应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改革的重点和基本内容包括消费税改革、房产税改革、个人所得税改革等。以及今后对遗产税和赠与税征收的研究等康佳谈到了。

    中国经历了一个“崛起”和“致富”的时代。如今,中国正面临着一个“变得更强”的历史性飞跃时代。在新的时代,必须进一步解放生产力,打破既得利益的壁垒。康佳说:“许多人反对开征财产税,因为财产税有太多的利益来巩固壁垒。然而,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势在必行,因为其意义不仅在于“稳定房价”和增加财政收入,还在于大力推进我国税制的再分配功能,配合地方税制建设,实行分税制。”

    房地产税不会全面适用。

    在中国的财富地图上,房地产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关于房地产税的争论也异常激烈。

    康佳说,开征房地产税有利于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和抑制投机。这也有助于地方政府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职能转变——房地产税可以每隔几年重新评估一次,使地方政府能够集中精力提高地方公共服务水平,优化辖区内的投资环境。因此,重新评估的税基将反映地方税收绩效带来的财政资源建设成果。

    “房产税的征收必然会影响房地产市场,但在这方面最值得注意的是‘长效机制’的影响。作为税制改革的继续,房产税将有助于地方税制的形成,抑制分配差距的扩大,使住房好、公寓多的富裕阶层承担更多的税收责任。”康佳认为,开征房地产税还可以通过调整经济手段优化房地产市场的供求,并通过购买限制、贷款限制和价格限制等具有很大副作用的行政手段取代目前对房地产市场的监管。

    虽然房产税势在必行,但康佳认为,政府应该在立法过程中公开草案的内容,征求全社会的意见。康佳认为,应该在立法中寻求最大的共同点。例如,有人认为免税部分可以按人均平方米数扣除后征收,但这种征收形式在实施时会遇到家庭数量变化的困难,如果在扣除每户单位的第一套房地产后再征税,可能会导致离婚。「我的建议是在法例中一并讨论单亲家庭是否可以扣除第一套征款,而双亲家庭是否可以扣除前两套征款。」康佳说。

    康佳还强调:“立法通过后,房产税将首先从一线城市征收,经济手段将取代行政手段。情况因地而异,一开始不应该一刀切。”由于房产税是一种典型的地方税,地方政府将完全有权决定何时征收,在一定时间内不会在全国范围内一起征收。在征求立法意见阶段,应进一步促进公众参与。

    “纳税人会更关心税收的使用。如果他们有权了解资金的使用情况,他们将行使调查、建议和监督的权利。这是一个重要的系统结构。”康佳说。

    扩大直接税势在必行。

    为什么康佳积极推进房产税改革?他告诉《证券报》:“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将成为改变我国直接税和间接税失衡的重要措施。40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整个税制仍以间接税为主。间接税是顺周期的,其再分配功能相当弱,而直接税的调节功能是逆周期的。社会分配的功能是促进社会和谐。改革的实施和成功将是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经受的历史考验。”

    目前,我国税收主要由增值税、消费税等间接税构成,这对经济转型造成了诸多负面影响。例如,间接税通常可以直接嵌入商品的销售价格,这属于可以通过价格渠道传递的税收。优化再分配的能力很低。对于中等收入和低收入阶层来说,“税收痛苦”的程度实际上在增加。此外,高比例的间接税往往会推高价格,抑制内需,这也使得结构调整更加困难。

    作为下一阶段税制改革的重点,康佳希望房地产税法能够尽快启动第一次立法。在税法草案公开的基础上,充分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康佳将通过公开听证会和内外座谈会集思广益,注重解决房地产开发和交易环节中所有相关税费的清理、整合和减免问题。

    关于个人所得税,康佳表示,个人所得税改革今后将采取更大的步骤。非劳动收入和工资收入等劳动收入应当合并,最高边际税率应当适当降低。应社会需求,在继续适当提高个人所得税“门槛”的同时,应进一步优化年度申报后家庭收入支持负担和专项支出扣除等措施。

    “目前,我国真正的直接税只占税收的不到30%。今后,我们应该首先考虑将其提高到50%左右。间接税的减少将更有利于中低收入群体减轻实际税收负担。”康佳说,随着直接税比例的增加,纳税人将更加渴望知道政府将如何支出这笔钱,然后对其进行监督。相关机制的建设是改革克服困难的任务,其意义不亚于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

    这篇文章来源于《证券日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湖北快3 秒速牛牛 极速飞艇下注 江苏快三

    上一篇:用灯光、用祝福、更用青春誓言,复旦人向祖国母亲“花式告白”
    下一篇:没有任何舞蹈履历的彭昱畅,凭什么坐镇《舞蹈风暴》见证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