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综合 > 戈尔巴乔夫如何评价自己搞垮苏联?我这并非懦弱,而是真的勇敢
  • 戈尔巴乔夫如何评价自己搞垮苏联?我这并非懦弱,而是真的勇敢

  • 发布日期:2019-10-22 01:58:14 信息来源:互联网
  • 今天,主流历史认为苏联的解体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对过去的透彻了解将揭示,即使在“八·一九”事件平息后,戈尔巴乔夫作为苏联总统仍有一定的操作空间,苏联可以挽救它。然而,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比前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无动于衷的选择更令人愤慨,亚佐夫元帅在关键时刻总是禁止军队开火,以防止恶劣的公众舆论,并让扭转局势的机会从他手中溜走——他自愿辞职,要求苏联政府和国家职能部门解散自己。

    1991年8月19日,苏联副总统突然宣布戈尔巴乔夫总统因身体原因不能再履行职责,由副总统代理。与此同时,苏联还成立了“紧急状态委员会”(State of Emergency Committee),并宣布在该国部分地区实行长达6个月的戒严。消息像晴天霹雳一样传开了。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在睡梦中醒来。然而,老布什的许多智囊团是相对理性的。他们认为,苏联委员会包括国防部长、副总统、克格勃主席和其他有权有势的领导人,几乎牢牢掌握着整个苏联的钥匙。当时,许多美国专家认为,随着委员会完全接管苏联的权力,此事最终会结束。因此,他们建议美国不要激动,而是继续秘密观察。

    说实话,即使历史被重复了一千次,恐怕在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怀疑苏联会接管这样一个委员会的结果。此时戈尔巴乔夫绝望地蜷缩在黑海海岸的度假别墅里。事实上,这不是苏联历史上的第一次——27年前,另一位激进的苏联改革家赫鲁晓夫也在这里遭遇滑铁卢。然而,与他的前任相比,戈尔巴乔夫更不值得同情,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一步要怪他。

    俗话说,“善良不能控制士兵,善良不能为官员服务。”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中做出了太多让步。当加盟共和国向苏联要求权力时,戈尔巴乔夫几乎一步一步让步,心满意足。这使得联盟更加松散,他的个人声望逐渐下降。不仅如此,戈尔巴乔夫在就职后完全失去了对其前任“病夫统治国家”的意气风发的攻击。他在政治、经济和其他领域的改革相继失败。国内阶级冲突变得更加尖锐,主要群体已经与德国疏远。戈尔巴乔夫远没有能力和勇气在困难时期扭转局势,但他也不是傻瓜。当他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大局时,他不想解决问题,甚至坐在山上看老虎打架,成了“中间人”。

    然而,正是在这一时期,苏联的政治舞台上看到了三大力量之间的短暂平衡: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派”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但他至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苏联领导人;叶利钦代表的“自由主义者”非常直言不讳,他们想走得更远,但手中没有士兵。以巴甫洛夫、亚佐夫和克里琴科为代表的苏联有着强大的传统权力基础,但在局势不可逆转之前,他们不敢制造公众骚乱。然而,这三种力量的平衡并没有持续多久。

    事实上,当时苏联的政治看起来很混乱,但是叶利钦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保护强硬路线的人。首先,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之间有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前者质疑对方的权威,并于1990年6月12日颁布《国家主权宣言》,声称俄罗斯对其领土拥有“绝对主权”。作为回应,戈尔巴乔夫于次年3月27日组织了一次大规模公投,76.4%的苏联公民支持该联盟。戈尔巴乔夫对此非常满意,甚至骄傲地向反对派展示了统计数据。然而,当戈尔巴乔夫发现自己处境越来越困难时,他改变了对叶利钦和其他人的态度。为了赢得盟友,他许诺了相当大的权力和地位。

    戈尔巴乔夫不是唯一向叶利钦伸出橄榄枝的人。鲜为人知的是,委员会首先邀请叶利钦承认或加入“9·19事件”。然而,他的态度非常坚定。他没有接受,而是发表声明:“所有俄罗斯国民,从18日晚到19日,我们合法选举的总统被迫掌权。我们宣布国家紧急安全委员会是非法的!”

    当发现对方是一支无法取胜的力量时,亚佐夫和其他人的态度相当坚定:克格勃不仅提前下令25万副手铐逮捕人,而且军方还派部队试图突袭叶利钦和其他人藏身的白宫。然而,由于白宫被自由派支持者包围,委员会小心翼翼地伤害平民,逮捕只进行了一半。叶利钦的强硬态度成为俄罗斯历史上的分水岭。它几乎创造了“两个完全不同的苏联”:1991年8月22日,转危为安的戈尔巴乔夫乘专机降落在沃努科沃机场。当飞机门打开时,他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好像已经回到了另一个国家。”

    我们经常在电影中看到这样的段落:西方政客总是在选举期间策划一些“事故”,比如“暗杀”等等。这些东西总能赢得人们的同情,并节省一些选票。仅仅在几天内,戈尔巴乔夫就赢得了相当多苏联公民的理解,那些至少在凌晨两点等他的人表现出的热情和尊重是真诚的。虽然几乎没有证据证明戈尔巴乔夫能够彻底扭转局面,叶利钦掌握了大部分权力的事实也无法改变,但他仍然有机会战斗到底。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戈尔巴乔夫放弃了他作为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尊严。

    接下来的历史时刻非常著名。这件事发生在“八·一九事件”平息后的第五天。叶利钦指着准备在舞台上讲话的戈尔巴乔夫。他们俩看起来都很严肃。许多人认为后者受到威胁。事实上,叶利钦在会前给戈尔巴乔夫做了一次演讲,要求对方根据手稿阅读。

    戈尔巴乔夫当然有机会揭露这一切。他甚至可以从赫鲁晓夫35年前发表的“秘密报告”中学习,当时赫鲁晓夫越过卢比孔,先行动后行动,仔细观察。他可以利用人们对他的同情和大多数人对苏联的痴迷来揭露叶利钦等“叛徒”的行为。然而,戈尔巴乔夫选择了和以前一样的态度——让步。2001年,当谈到过去的这一集时,戈尔巴乔夫不满地说,“你知道猫是如何清理捕获的老鼠的吗?老鼠已经流血了,猫还在折磨它,但它不想马上吃掉它。它只是想羞辱它。叶利钦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戈尔巴乔夫不仅感到委屈,他甚至认为自己拯救了这个国家。80岁的戈尔巴乔夫改变了他的“猫捉老鼠”的论调,声称他肯定能坚持下去,但他意识到这种所谓的坚持只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更大的灾难。他认为他的让步不是懦弱,而是一种责任:“我们完全在走向内战,我辞职是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戈尔巴乔夫的话似乎并非完全不合理:当叶利钦和其他人被困在白宫,看着苏联军队控制一切时,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死了,甚至留下了一条出路——他们必须建立一个据点,也许在莫斯科的远郊,也许更远,但他们必须把自己的事业进行到底。

    路易十五曾经说过:“我死后,哪根管子进水了。”有人曾问戈尔巴乔夫是否必须冒险。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当然不能改革。系统本身的稳定性有可能持续几十年。”但他补充道:“我人生的目标是消除这个无法忍受的系统。”

    上一篇:机床行业进入转型升级关键期
    下一篇:人明知以后会死,还要努力的活!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