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财经 > 专访工信部原部长:中国是全球唯一拥有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但还
  • 专访工信部原部长:中国是全球唯一拥有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但还

  • 发布日期:2019-11-08 11:25:59 信息来源:互联网
  • ◆科学把握实现工业化和进入后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从国情出发分阶段完成任务。

    ◆中国仍处于工业发展阶段,但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下降太快,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2006年中国工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2016年下降到33.3%,相当于一年下降近1个百分点。同期,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从32.5%降至28.8%,2016年后开始稳定。

    “从现实到虚拟”的情况已经改变,但仍然存在产业被掏空和边缘化的情况,以及资源、资本和人力没有流向产业的现象。有些地方和部门对工业不够重视。

    ◆促进两种技术的融合,数字工业化是手段,工业数字化是目的。我们不能本末倒置。

    日前,“了望”采访了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席、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钟毅。

    中国工业发展走的是艰苦奋斗、不断自我完善、艰苦奋斗和改革开放的道路面对工业发展的成就,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席、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长李钟毅感叹,中国具有今天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地位,工业战线过去70年的辉煌成就是基础和支柱。

    “70年的工业发展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历史的教训。不仅有显著的成就,也有差距和不足。”李钟毅在接受《展望新闻周刊》独家采访时表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应该分为前30年和后40年。

    他认为,前30年的发展过程可以分为1949年10月至1957年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阶段、1958年至1966年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阶段和“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期间的工业困难阶段。30年来,党和国家历经挫折,始终坚持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发展战略。改革开放40年来,工业发展在2012年前实现了高速跨越。从2012年至今,是推动工业由大到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李钟毅说,进入新时代,我们应该在看到成绩的同时正视差距和不足,进一步激发自主创新和艰苦奋斗的动力和活力。工业战线不应忘记强国富民的初衷,牢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历史使命,坚定不移地加快建设制造业强国,弘扬“中国工业精神”,为实现“二百年”目标做出新的贡献。

    大国工业成就大国实力

    展望: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工业取得了哪些成就?

    李钟毅:就规模而言,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去年国内生产总值为90万亿元,相当于13.6万亿美元,占世界总量的16%。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家。其工业增加值2010年开始超过美国,2018年分别达到30.5万亿元和4.58万亿美元,占世界总量的24%。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工业分类目录中所有工业类别的国家,包括41个主要类别、191个中等类别和525个次要类别。

    就产量而言,有500多种工业产品,其中220种是世界上最大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去年出口了16.4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2.48万亿美元。第二,进口14.1万亿元,约2.14万亿美元,总额超过30万亿元,约4.62万亿美元,占全球贸易的11.75%,美国贸易的10.87%。

    从质量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从跟随和并肩跑到现在在一些领域领先。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2006-2020年)确定了16个重大国家科技项目,每个项目投资数百亿元。现在许多国家都取得了重大突破,我国在掌握关键核心技术方面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在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高端设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一批产品和技术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例如,5g技术的现有专利占世界专利总数的30.3%。在航空领域,有c919大型飞机和歼-20。在太空中,有大功率火箭、月球轨道飞行器和北斗卫星。另一个例子是“蓝鲸1号”在南海发现可持续开发可燃冰,“华龙1号”核能,“复兴”高速机车,所有这些都令我们感到自豪。

    展望:你如何看待工业成就在提升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方面的作用?

    李钟毅:在最近公布的世界500强名单中,有129家中国企业上榜,在数量上超过了美国。中石化排名第二,中石油排名第四,国家电网排名第五,前五名中有三名是我们的。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只有11家企业上市。这份名单过去由国有企业主导,但现在有许多私营企业。最初主要是传统产业,但现在有许多高科技产业。销售收入有所增加,技术经济指标水平也有所提高。例如,中石化在1999年进入500强。当时是第73名,从第73名到第2名,这本身就是力量的体现。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标志之一是,跨国公司和大型集团并不强大,而且为数不多。

    70年来工业战线的辉煌成就是综合国力的基础和支柱。70年的工业发展也有一个重要的支撑,那就是生产力的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关系的调整。例如,社会主义改造将各种形式的经济转化为社会主义经济,这是一种制度变革。邓小平同志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发展市场经济,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是一个系统变化。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就是机制改革。现在我们提出,新老动能的转化、数字经济的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形式和新模式的发展也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

    8月27日,观众在2019中国国际智能工业博览会联想展厅参观了王全超/本报

    有意识地理解差距和缺点

    展望:如何评价中国工业发展的现阶段和水平?

    李钟毅:中国现在是一个工业大国,还不是一个工业大国;是一种制造力量,而不是制造力量。清楚地看到缺口和短板是自信和力量的标志。

    客观地说,中国的工业化比发达国家晚很多年。美国于1955年实现工业化,德国于1965年实现工业化,日本于1972年实现工业化,韩国于1995年实现工业化。我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基本工业化,在2035年实现全面工业化。总体而言,中国工业制造业仍处于世界价值链的中低端,表现在创新能力弱、产业结构不合理、绿色低碳转型加速、质量和效率提高,还处于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初级阶段。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首先,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由他人控制。目前,中国关键零部件的自给率只有三分之一,最典型的是高端专用芯片,其中95%是进口的。

    第二,科技成果转化率相对较低,只有发达国家的一半。中国的R&D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19%,而美国为2.79%,仍需进一步提高,北欧国家为3%,日本为3.2%。中国在R&D的总投资接近2万亿元,但只有5.7%用于基础R&D,发达国家一般为15% ~ 20%。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支出在销售收入中的比重因行业而异,平均为1.1%,发达国家平均为2% ~ 3%。R&D几乎所有行业的企业投资强度都低于国际同行。

    第三,工业绿色低碳转型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逐年下降,但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和发达国家的2.1倍。各种数据表明,环境污染仍然严重,工业是主要污染源之一。工业企业仍然需要解决节能、降耗、减排和污染控制等问题。

    第四,低端产品过剩,中高端产品短缺。在2018年的“世界500大品牌”排行榜中,美国继续以223个席位保持世界顶级品牌力量的地位,法国、英国和日本分别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中国有38个品牌入围,排名第五。就规模而言,它在《财富》全球500强中排名第一,而就品牌而言,它排名第五。这反映了优质品牌建设的差距。

    第五,工业效率有待提高。中国工业增加值率约为22% ~ 23%,发达国家为35% ~ 40%。根据规定,工业企业的利润率为6.49%,而美国为8%。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是发达国家的2.1倍。2018年,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为每人每年11.6万元,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中国的数字智能刚刚起步,正在尽一切努力建设工业3.0和规划工业4.0。地区、行业和企业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有些人仍然需要弥补工业1.0和2.0的债务。我国1万名制造业工人拥有的工业机器人数量接近60个,接近世界平均水平,但德国、日本和韩国有300多个。

    “了望”:弥补这些差距和不足需要把握的要点是什么?

    李钟毅:要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加快新旧动能的转化。

    一方面,发展新产业。多年来,中国对高技术产业的投资比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增加了约10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增加值比工业增加值增长高出约5个百分点。但是,应该注意的是,高技术产业的增加值只占工业增加值的13.9%,每年增长不到1%。新兴产业正在加速发展,但他们的努力还不够。

    另一方面,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2018年,中国技术改造投资达到11.9万亿元,占工业投资的48.2%。已经取得了重大成果,但仍需做出更多努力。国家采取了许多扶持和鼓励政策,企业正在进行新一轮以绿色、低碳、智能化和高质量为重点的技术改造。

    防止工业比重下降过快。

    展望:你在不同场合提到要防止工业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下降过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

    李钟毅:一些中央领导人曾指出,我国仍处于工业发展阶段,但存在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下降过快的问题,必须高度重视。

    这是对中国工业发展现状的非常准确的把握。数据显示,2006年,中国工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2016年降至33.3%,相当于每年下降近1个百分点。同期,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从32.5%降至28.8%,2016年后开始稳定。

    在国际上,2009年,美国提议重新工业化和振兴制造业。美国工业化后,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7.6%下降到11.6%。德国、日本和韩国工业化后,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有所下降,但相对平稳,近十年保持稳定。2016年,日本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7%,德国占20.8%,韩国占27.6%,中国占28.8%。韩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美国的三倍,但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与韩国大致相同。

    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工业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制造业是一个强国的基础。它必须在国民经济中保持一定的比例。

    “了望”:中央提出了许多振兴实体经济、改变“去现实化为虚拟化”的措施。实施的效果是什么?

    李钟毅:经过努力,“去现实化到虚拟化”的局面已经改变,但仍然存在产业被掏空和边缘化的局面,存在资源、资本和人力不流向产业的现象。一些地方和部门对工业不够重视。

    我们必须正确认识中国的工业化阶段。中国经济增长已经从主要由工业驱动转向由工业和服务业共同驱动,从主要由投资驱动转向由消费和投资共同驱动。第一、二、三产业要协调发展,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投资的关键作用和进出口的促进作用。

    中国现在处于工业化的后期,而不是后工业化时代。我们要科学把握实现工业化和进入后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从国情出发,分阶段完成任务。工业化将在2020年基本实现,2035年全面实现。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研究所于2017年6月发布了“工业化综合指数”,全国84个,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地区93 ~ 98个,长三角经济带86个,东北地区76个,西北和西南地区58个,各省(区)50个。这是符合国情的科学判断。

    胡部落虎/本杂志位于乌鲁木齐新疆软件园信息技术体验中心的角落(摄于2018年8月13日)

    把握建设制造业强国的关键

    展望:你认为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结果如何?

    李钟毅:“三个结果,一降一补”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也是一项战略任务。它必须持续很长时间。要齐心协力巩固“三个结果,一落一补”的成果,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提升产业发展水平,疏通国民经济周期,促进经济发展的质量变化、效率变化和动力变化。

    以产能削减为例,“建设大小煤矿,等量替代”是正确的。然而,在一些地方,实施还不够好。大型钢铁厂已经建成,小型钢铁厂无关紧要,大型钢铁厂已经建成,小型钢铁厂已经关闭和开放。在过去的几年里,生产能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因为每个人都统一了自己的理解,并转化为有意识的行动。去年钢铁产能为1.55亿吨,“十三五”目标为1.5亿吨。煤炭将减少8亿吨,去年完成8.1亿吨,超过十三五规划目标。

    消除产能的核心是消除落后。有必要实施以工业为基础的政策。没有一刀切的政策。对于绝对过剩的水泥、粗钢和煤,应努力降低生产能力。对于逃生系列的造船和玻璃,应努力弥补板材的不足,提高工业水平和水平。对于增长过快的风力发电设备和光伏发电设备,应避免大量低水平重复建设,大大提高技术经济水平。

    展望:推进制造业强国建设需要把握哪些关键点?

    李钟毅:振兴实体经济和推动建设强大的制造国需要在四个方面持续努力。

    首先,我们必须实施自主创新战略。自主创新和开放创新并不矛盾。自主创新的目标是实现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的自主性和可控性,但不排除借鉴和交流合作国外先进技术。

    一方面,应增加研发投资;另一方面,应促进“生产、学习和研究”的结合。为了努力研究“使用”这个词,研发的目的是为了使用,只有使用才能进入市场。用户应自始至终参与研发的全过程,加速成果的商业化和产业化。

    二是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为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制造业的深度跨界融合,数字工业化是手段,工业数字化是目的。为了促进123种产品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尤其是工业制造,我们不能本末倒置。跨境一体化的实质是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与工业制造技术(imt)的深度融合。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的通信技术经历了从2g到5g的飞跃和发展。互联网技术不断升级,工业制造技术日益超越国际标准。

    由于不同行业的多样性,每个行业都应该进行专门的研究来实现跨境集成,并根据具体的应用场景提出解决方案。从而提升高端制造技术能力,突破关键零部件和关键材料瓶颈,建设强大的制造国。

    第三,应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完成短板,加强强弱项目,调整结构和投资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手段之一。无论如何优化存量,进行绿色、智能化、高端技术改造,还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新兴产业的增量建设,都需要投资支持。在过去几年里,工业投资的增长率一直太低。应该尽快改变。稳定预期,稳定投资,稳定外资,提高投资效率,通过有效投资,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建立现代产业体系。

    第四,我们必须不断改善经营环境。第一,实施较大幅度的减税和减费,制造业应该是重点。中国受监管工业企业的税费总额(包括五险一金)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5%,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以增值税为例,全国共有三个货摊,制造业税负最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应由16%降至13%,三档应改为二档,这对支持建设强大的制造业国家尤为重要。

    第二,支持私营企业的政策应该得到执行和有效执行。去年11月,中央政府提出了支持民营经济的六大政策措施。有关部门在制定细则、措施和计划时,不得推诿拖延或变相提高门槛,使政策尽快得到落实。

    三是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活力。加快建立适合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形成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管理机制。SASAC 6月份发布了中央企业“授权与分权清单”,提出了5个方面的35项政策措施,要求企业集团同时“放开”关联企业的授权,以刺激中央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这是值得称道的。

    总编辑:顾万全文字编辑:方盈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永凯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 11选5投注 时时乐走势图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上一篇:郴州:廉政监督员座谈会进消防
    下一篇:真正的与国际接轨!成都7个直饮水试点正式运行